免費限制級影片

關於部落格
免費限制級影片
  • 96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周光權:司法解釋的出台具有現實意義

  周光權就網絡誹謗司法解釋談——   司法解釋的出台具有現實意義   近日,“兩高”發佈《關於辦理利用信息網絡實施誹謗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下稱《解釋》),對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的誹謗、尋釁滋事、敲詐勒索、非法經營等犯罪的犯罪情節、犯罪數額等作了規定。對此,周光權在《人民日報》上發表文章《為懲治網絡誹謗等犯罪提供法律標尺》中指出:   “兩高”根據利用網絡實施的相關犯罪的發展態勢,及時出台《解釋》,為準確、嚴厲打擊相關網絡犯罪提供了具體、明確的法律標尺。這一司法解釋清楚地表明網絡空間雖是公共意見的表達場所,但在該場所的所有言論都必須受法律約束,正如在現實社會中沒有絕對自由一樣,在網絡空間也只有相對的自由,網絡不是法外之地。司法解釋的出台,有助於準確定罪量刑,有助於凈化網絡環境,積極回應社會關切,維護人民群眾切身利益,維護社會公共秩序。   應當說,該司法解釋的出台,對於指導司法實踐,準確打擊犯罪,具有現實意義。在司法實務中適用這一司法解釋時,只要司法機關嚴格按照相關規定執行,不枉不縱,就一定能夠有效控制犯罪勢頭、凈化網絡環境,同時保障公民正當的言論自由權利。   孫煒就職務犯罪量刑監督談——   完善職務犯罪量刑監督的進路   完善職務犯罪量刑監督機制是把握職務犯罪量刑特殊性,糾正職務犯罪量刑失衡,實現職務犯罪量刑科學化、規範化,改善職務犯罪量刑監督效果的必然要求。那麼,如何完善職務犯罪量刑監督機制?對此,孫煒在《檢察日報》上發表文章《多渠道完善職務犯罪量刑監督》中指出:   要完善職務犯罪量刑監督機制,檢察機關應註重監督的方式與技巧,找準監督的切入點,正確處理監督的柔性與剛性的關係。第一,量刑監督應以柔為主。應該看到,量刑建議權是檢察機關刑事司法請求權,不具有終局性,也不具有強制性,具有柔性是其本質屬性的體現。第二,量刑監督應柔中帶剛。檢察機關應當在確立並不斷完善科學、準確監督標準的基礎上,建立剛性監督機制。   完善職務犯罪量刑監督機制,還應遵循導向性、有效性和系統性原則。導向性註重的是量刑監督的功能,有效性註重的是量刑監督的目標,而系統性則是註重監督機制完善的保障。要提高職務犯罪量刑監督的質量,必須遵循導向性原則,積極主動地對法院的量刑進行監督,做到敢於監督、善於監督,確保量刑監督導向作用的發揮。   崔峰就防範錯案談——   發揮存疑不起訴的固有優勢   2012年修改後刑訴法進一步明確規定了存疑不起訴的適用條件和法定結果。但實踐中,存疑不起訴機制沒有發揮應有作用。對此,崔峰在《檢察日報》上發表文章《存疑不起訴:防止冤假錯案的重要關口》中指出:   事實上,存疑不起訴這一工作機制具有防範錯案的固有優勢。   第一,存疑不起訴適用於經過兩次補充偵查仍然認為證據不足的案件。迄今發生的錯案無一不是證據存在缺陷、不能排除合理懷疑的案件。兩者的案件類型是一致的。   第二,存疑不起訴具有良好的監督制約機制。如果適用存疑不起訴存在錯誤,可以通過其他程序得以矯正。一是在發現新的證據,符合起訴條件時,檢察機關可以提起公訴。二是公安機關認為不起訴的決定有錯誤的,可以要求覆議,如果意見不被接受,還可以提請覆核。三是被害人如果不服不起訴決定,可以向上一級檢察院申訴,請求提起公訴。對檢察院維持不起訴決定的,被害人可以向法院起訴。被害人也可以不經申訴,直接起訴。四是《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試行)》對公安機關提起的覆核、覆議以及被害人不服不起訴決定,不同部門之間如何監督制約等都作出明確的規定。上述機制客觀上保障了對存疑不起訴發生錯誤的救濟。   鄭重就涉訴信訪工作困局談——   破解涉訴信訪困局出路在法治化   多年來,各級領導幹部對涉訴信訪工作高度重視,親自閱信接訪、分析研判、化解矛盾。但客觀上卻出現了領導越重視,信訪人數越多,鬧訪層級越高的怪現狀。對此,鄭重在《人民法院報》上發表文章《實現涉訴信訪工作法治化》中指出:   就全社會而言,由於存在個別信訪人“小鬧小解決、大鬧大解決”的現象,群眾難免形成法律具有隨意性、可以朝令夕改的錯誤認識,嚴重阻礙了法治信仰的形成。解決涉訴信訪工作困局的根本出路是涉訴信訪工作法治化。   一、明確行為指引。法治化要求司法機關按照成文法律規定,對當事人之間的矛盾糾紛和信訪事項進行處理,為未來當事人行為模式提供正確行為指引。涉訴信訪工作法治化就是要為當事人提供行為指引:合理、合法的訴求,只要依照法律程序辦,不需要上訪,就能得到公正、及時地解決。不合理、不合法的訴求,重覆信訪、鬧訪也得不到解決。   二、樹立價值導向。糾紛的解決稍不如意便不斷上訪,轉而尋求“青天”解決,而罔顧生效法律裁判。涉訴信訪工作法治化要求法院要敢於維護正確結論,依法糾正錯誤結論,使群眾能夠知法、守法、用法、敬法,自覺理性接受法院依法作出的裁判,實現司法裁判和群眾訴求的良性互動。  (原標題:周光權:司法解釋的出台具有現實意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